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且行且知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关于邓丽君,那些恍若隔世的记忆  

2010-05-13 20:45:3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都说人生如梦,可毕竟是一场苦乐参半的梦,要不干嘛辛辛苦苦走这一遭?看似漫长而又何其短暂的旅途,沿途会有多少美不胜收的风景?文学、绘画、音乐、影视等各种艺术形式,仅仅做一个欣赏者,就足以把我们的人生妆扮得五彩斑斓。就说让我们喜闻乐见的流行音乐吧:那些岁月中陪伴你我成长的音符,每一次聆听都仿佛时光倒流,早已成为我们生命的一部分…而那些逝去的星星,年复一年被粉丝们用各种方式纪念着,感觉他们并没有离开…

昨天是台湾歌星邓丽君的忌日。弹指一挥间,这位巨星离开我们竟已有15个年头。回想起关于她的一些记忆,自己的人生经历也被再次梳理,恍若隔世,却如此温暖。因此,就有一种迫切的愿望,希望把那些记忆变成文字,与各位同好分享。

图片

最早知道邓丽君的大名,是在一个反差极大的环境里。大约是在初二的暑假罢。某个炎热的下午,我一个人跑到行署礼堂去看投影《神雕侠侣》。那时,常常去看电影的礼堂已经不怎么放电影,破败不堪的大厅被分隔成几个小厅,观众就坐在几排破旧的长椅上。等待开映的时候,自然放一些节目打发时间。“甜蜜蜜,你笑得多甜蜜…是你,是你,梦见的就是你”,对流行音乐接触不多的我,听着感觉还不错。无意间看见歌者的脚下有三个大字在闪闪发亮:邓丽君。彼时的我,并没有意识到,那就是以“靡靡之音”席卷大陆的台湾巨星邓丽君。其实在那几分钟里,我更期待的是即将开始的刘德华版武侠剧。

几年之后,我成了一名流行音乐迷,但喜欢的基本是香港及台湾正走红的歌星,比如张国荣、谭咏麟、齐秦、王杰之类。邓丽君嘛,那风格是不是太老土了?

时光匆匆。98年的春天突如其来地下了场雪。那几天我正好去武汉看一位好朋友。她在华师念大三,一向称我是她流行音乐的启蒙老师(言过其实了)。记得我们谈论的以校园民谣为主。她居然说对其有一点厌倦,开始喜欢邓丽君了。我有一些愕然,心里隐约感觉她有一点“堕落”。第二天,上午去武大看了樱花,晚上又看通宵投影--《阿郎的故事》、《滚滚红尘》、《胭脂扣》这样几部经典,久闻大名,终于有机会一睹真容。

几年之后,我才终于发现,邓丽君的歌的确是永恒的经典--甜而不腻,至真至纯,虽然简单,唱的却是我们每个人都绕不开的情感。我最爱的大致有《我只在乎你》、《恰似你的温柔》、《月亮代表我的心》,当然其他的也都不错啊!回忆起13岁时看到的演唱会,那应该是当时最豪华的舞台吧?将舞台地板用霓虹灯嵌上大名,这样的排场,又有几人够资格呢?想想自己的后知后觉,惭愧不已。

对于95年歌者的猝然离去,懵懂的我自然缺乏感觉。多年以后才渐渐开始怀念,以至于现在有了这篇拙文。人们喜欢说,愿逝者在天堂安好,其实只是寄托哀思,安慰自己罢了。艺术家的生命远比我们长久--凭借仍旧传唱的那些经典,邓丽君依然在我们身边!就好像昔日的礼堂早被一幢高楼华银大厦所取代,当年看那同一场投影的观众又经历了多少悲欢离合?连名噪一时的电视剧都已被人淡忘,唯有巨星的经典依然时时被人唱响,星光依旧灿烂...

昨天写了个怀念的心情,有好友评论说:你恐怕不记得你姥爷的生日了。我想说的是,我外公的生日与忌日,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。或许,我这人是太感性了点,每每有逝去的偶像让我伤悲。但这又怎样呢?他们留下了美好的精神财富,难道不值得我们铭记么?人生是一趟饱含苍凉的旅行,音乐的力量足以让其变得温暖。我们的人生,不正是因为这些音符与记忆而变得丰满吗?再说了,每个人欣赏的音乐会有所不同,总不能都像江西卫视那臭名昭著的节目一样,自己不懂还胡言乱语吧?­总而言之,做人不能太理性,否则不只让人觉得你自以为是,还会错过许多美好的风景!幸福,还有真理,哪里会是在日复一日的逻辑推理当中呢?(写于5.9)

--日志来源于 网易社区-[家居生活版] 关于邓丽君,那些恍若隔世的记忆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9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